3月的狮子


简单介绍

这是一个有关将棋棋士们在人生的道路上痛苦挣扎的故事。
几乎等同于职业棋士生命的排名战从六月开始,一个月一局,一直比到三月。而在三月的最终局赌上升级(降级)的棋士,就如同这部漫画的名称,会成为狮子呢。
三月的狮子”一语双关,按照漫画的将棋指导先崎学的说法。日本将棋的排名战从六月开始一直比到来年三月,能在比赛中成功升级的棋士,就如同这部漫画的名称,会成为狮子。在将棋之外,恐怕另一种说法更能符合作品的叙事节奏,“March comes in like a lion”取自英文谚语“March comes in like a lion and goes out like a lamb”。形容三月的天气变化多端,来势汹汹,最终却会归于温柔。

至于为什么会画一部将棋题材的漫画,羽海野千花的直接回答是:“因为画同类型作品万一失败,就没法东山再起了。”同时她推特上还有另一种解答:“棋士和漫画家都是赌上生命的职业”。

是的,尽管笔者全文都在谈论驱动力和目标,但《三月的狮子》绝非是一部披着将棋皮相的青春恋爱漫画。在先崎学九段的指导下,漫画中的将棋比赛称得上是体育类漫画中的顶级水平。在笔者看来,漫画家和棋士还是有共通之道的,他们都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钻研着棋术和画功,就像羽海野千花给桐山零安排的租房地点。与人潮密集的三月町隔着大桥,从房间的窗户就能看到河那边温暖的灯火。漫画家不也是这样离群索居,刻意和社会拉开距离又向往那边的灯火的人吗?
原文地址

开端

桐山零,零是Zero的零,没有家,没有家人,没有去学校,没有朋友的零。

由于车祸早早的失去了父母和妹妹,为了被养父收养和将棋立下了誓言,为了能够搬出这个家拼命的成为了职业棋手,不能够,再给这个家的人造成更多的伤害了。

这是初入社会的少年,努力挣扎,寻求自身容身之所的,青春物语。

拒绝,当这个故事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桐山在自己周遭刻意营造的厚厚的壁障,拒绝和养父的联系,自从搬离家后,就没有主动的进行过联系。拒绝和挚友(?)的联系,从未承认过二海堂自称的挚友和对手的关系,对其的接近表现的非常抵触。拒绝和川本一家的联系,即使感受到了久违的家庭温暖,站在门前的他,缺乏理由的他,无法主动迈出那一步。

但即使游离在班级之外,由于工作连达到出勤要求都很危险,拥有完美理由的他,也不曾动过退学的念头,他并不期望逃避。

但一旦迈向了社会,就不可避免的会和社会产生联系,发生碰撞。

然后故事也就由此展开。
3月的狮子

零至一

和川本一家的相遇是故事的开端,就像蜂蜜与四叶草中的原田把修和理花捡到家中一般,明理姐捡回了被坏心的前辈所灌醉的桐山,就宛如作品之间的传承一般,从此开始,冷色的基调终于慢慢被熟悉的暖色所包裹。

但川本家的暖色并不是凭空得来的东西,母亲早早的离世,父亲不知去向,还上着高中的明理就要承担着养育两个妹妹的职责,和年迈的爷爷相依为命,白天要在家中或爷爷的点心店里帮忙,承担妹妹们母亲般的角色,晚上则要去美咲阿姨开的酒吧工作。

在很多细节中我们可以体会出川本家的窘迫,老旧狭窄的房屋,打折的便宜肉,在甜品店里的精打细算 …

而亲人离去的伤痛也并不是短时间就可以走出的,盂兰盆节时川本家相比平时要略微的沉默,跑出去偷偷哭泣的日向,还有新年时明理对桐山的感谢:如果不是有你在,现在的我一定会哭出来,大家只是互相忍耐着,努力用笑容去面对着对方。

这份暖色,来源于明理,来源于爷爷,来源于日向,来源于桃,来源于一家人的共同坚守和努力,而这也是家庭的真味。

曾拥有过这般家庭,又失去了的桐山,终究会借这份暖色,从悲剧中夺回未来的吧,看着他的泪水,我如此祈望着。
3月的狮子

彼此的坚持

无论是谁,都有自己的坚持。

想要去做的事情,不得不去做的事情,无法放弃的事情。

故事里的人物也是如此,在前进的道路中,烦恼、挣扎、消沉,自我怀疑,却仍不愿放弃。

那是独属于自己的,人生。

自幼体弱的二海堂,唯一的娱乐方式,唯一的生活方式,唯一的生存意义,就是将棋,一开始或许只是受制于身体无法出门所以用来消磨时间的工具,但慢慢的填满了空余时光的将棋,逐渐就变成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为不喜爱的话,是绝对坚持不到这一步的。

他是如此的率直,热情,一往直前,没有任何的迷茫,也是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迷茫吧,自己的时间不是可以如此浪费的东西,于是开始憎恶起那些懒懒散散生活的人,这样浪费人生的话还不如把健康的身体给自己,把珍贵的时间都给自己……

但内心深处不会怀疑么,将棋真的是值得自己付出一切的东西么?

直到在那个炎热的夏天,遇见了游刃有余的桐山。

原来自己不是孤独的,还有努力的人,还有比我还对将棋努力的人。

他迎来了救赎。

3月的狮子

将棋之乡天童终出名人,这种整个家乡加之的期待,我不曾体验,也不愿体验,无论怎么设想,那也还是太过沉重,但总有人,甘之如饴。

岛田八段,出生于北海道的偏远村落,严酷的天气决定了时光只能在室内消磨,而在少子化严重的家乡,岛田只能和老人们一起,依靠将棋来渡过那些风雪,但并不难熬,也不无聊,和蔼的长辈们,温暖的房间,亲切的谈笑,有趣的不行的将棋,在这些岁月中,岛田和那些老人们,和将棋缔结了再也斩断不了的联系。

在那些老人的帮助下才能够前往东京继续自己的将棋之路,是那些老人一直的期待自己才能够扎根于此,即使处于低谷也未曾放弃,毫无疑问,那也是自己所追寻的人生。

真的是毫无疑问么?

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如果,如果当年定段失败,回到家乡的话,现在已经和女友结婚了吧,在只有努力就一定会有收获的田地里劳作,回家路上一定会有家人的迎接,连陪伴半生的胃痛也消失不见。

那是多么美好的梦啊。

“不要着急啊,开”

但果然还是无法放弃,一直一直都看着自己的老人们,一直一直都陪伴这自己的将棋,还有提醒自己那段过往岁月的,时隐时现的胃痛,自己要守护的东西,只要有这些就足够了。

观看地址

B站地址
漫画还没有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