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濑户口廉也

濑户口廉也

濑户口廉也?否也。唐边叶介?否也。
他不过是
在人性的夹缝之中苟延残喘,穿梭于光与影之间的游吟诗人。

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曾经担任班上的饲养股长。在校门口附近养著鹦鹉和鸡阿之类等小动物的小屋,负责作些打扫和换水之类的事。

那天,我一如往常地一边发著牢骚一边清扫小屋时,突然发现了有颗鸡蛋落在巢箱边,蛋已经变得冷冰冰的了。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残忍的主意。我把蛋在母鸡的面前弄破了。用扫把的柄前端压碎了它。我想像著,母鸟见著自己可怜孩子的尸体,应该会露出些厌恶的反应吧。

但没想到,母鸡以惊人的速度吃起了打破在地上的蛋。将蛋壳啄成碎片、狼吞虎咽。将嘴埋进上头浮现一层淡红色血膜的黄色液体中,有时还上下摇晃著头,激动地发出呻吟般的声音,狂喜至极。蛋转眼间就被吃得一乾二净,母鸡甚至连地上那些沾了蛋白的土都吃下了肚子。吃完之后,还想要再度回味似地不断地啄那些白色的蛋壳。

看著这幅景象,我背脊都凉了,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令人厌恶恶心、非常恐怖、同时却又不知怎地让我有某种神圣的感受。

这是他为《CARNIVAL》写的后记,如果你没有时间去把他的游戏和小说都通一遍,那么只看这段后记,也能把濑户口的作品气息掌握个七八成。

在这个狭小的エロゲ圈子里,有很多以黑暗文风出名的剧本家,比如总是把欺凌挂在嘴边的罗密欧、以爱的名义行使致郁的虚渊玄、情节荒谬过激而又背德的和泉万夜等等,不过濑户口却与他们有很大的不同。
他会把令人压抑的、无法直视的、黑暗与狂气的东西傍若无人的写出来,尤其是对潜藏在人的内心的黑暗丑陋的一面更是会细致的雕琢,仿佛抽丝剥茧般把人用作掩饰的外壳一层层去掉,最后让脆弱的心灵毫无掩饰的袒露在冰冷的现实面前。漫天的飞雪,虫子的鸣叫,黯淡的背景,在他笔下那些看似轻描淡写毫无波澜的日常对话、环境描写,却像张开了一张密密麻麻的蛛网,让人毫无反抗的深陷其中,最后恍然发现在里面痛苦挣扎的赫然就是玩家自己的本相。
如此充满狂气的剧本家!在日本2ch论坛的エロゲ版每年选出的工口游戏剧本家排名中,他更是常年被列在S Rank的业界顶尖剧本家行列之中,对他实力的评价和田中罗密欧、丸户史明、奈须蘑菇这些超级大牌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与濑户口显赫的排名相比,他的人气却低靡的不值一提,他的代表作《SWAN SONG》初贩数不过三千,他本人更是仅仅写完三部游戏就黯然离开业界。世人送给他的爱称之一就是“瀬戸なんとかさん(叫濑户什么的人)”,这个称呼将玩家对他的作品的可敬又可恨的纠结情感表现的一览无余。而另外一个称呼就更是可恶了——“人間の屑(人类的渣滓)”。早些年在flyingshine和濑户口一同共事过的竹宮ゆゆこ(轻小说《龙与虎》的作者)更是直接评价他“文章写的很棒,但是作品非常令人讨厌”。

濑户口廉也

俗话说“3岁看大,7岁看老”。人的很多性情在很小时候,就初见倪端了。当濑户口廉也还在神志懵懂的孩提时期,他就已经和文学结下不解之缘。由于他父母的性格比较严谨,换言之也就是对他要求比较严格,他也从来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过玩具,游戏或者漫画书籍等等。他唯一能够打发时间的就是泡在父母的书斋里面,整日看那些毫无趣味又艰涩难懂的专业书籍。也由于受到其父母的影响,他看了很多中国的法家的书籍,特别是对韩非子和尚子的事情熟之以详。但是他父亲却独独严禁他阅读太宰治写的书籍,也许是为了避免其书中描写的人性的黑暗面对年幼的濑户口造成不好的影响吧,不过现在看来,这却是他父亲最大的失策。正有心理学上所说的“禁果效应”,无法知晓的”神秘”的事物,比能接触到的事物对人们有更大的诱惑力,更能促使和强化人们渴望接近和了解的欲望。他父亲的阻止反而使得濑户口的内心对“禁书”充满了兴趣,之后更是躲在小学的图书馆里偷偷的把一整本《人间失格》给看完了。这犹如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里面飞出来的痛苦与不幸完全沉浸到了年纪尚幼的濑户口的心灵深处,之后在他所有文章里面透露出的丝丝缕缕的对人生绝望的味道,无疑都是来自于太宰治对他的极为深层次的影响。

等到上了中学的时候,他的伯母送给他一台旧式打字机——这也就开启了濑户口写文的大门。之后他更是一股脑的把自己的时间投入到写小说里面去了,不过毕竟写小说是一个人的事情,这也使得他在同龄人都在挥洒青春的时候,他却独自过着一段寂寞的人生。现在他回想起来也对自己所度过的灰色生活极度后悔,更是说出“创作究竟也只是过家家的游戏”这样否定自身的话。也同样因为他对创作写文的这种态度,虽然周围的人一致认为他的文章写的很好,但是在他的脑海里却从来没有想过走上写作之路,靠自己的文笔吃饭的想法。毕业之后,濑户口也就随波逐流的进了一个普通的会社当起了普通的上班族。

但是事情会这么平凡的进展下去吗?事实证明这是绝无可能的。人生观和世界观都与寻常人截然不同的濑户口,又怎么能够在无聊又庸俗的工作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呢,而且他也无法适应日本上班族的紧急而又非常具有阶级性的压迫性生活,很快他就因为精神的压力和高强度工作导致身体状况和生活崩溃,之后他也就只有无可奈何的辞退了自己的工作。时常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濑户口,对于世俗的事情显得非常的笨拙,对于如何糊口显得很是生涩和回避。就算失业在家待了很久,他还是对自己今后要做的事情一筹莫展,而使他踏入美少女游戏业界的契机,便是来自高中时代交下的好友的邀请。

邀请濑户口进入flyingshine会社的人就是たにみちNON,当时他被任命为《CARNIVAL》的监督,并且已经请桑島由一(代表作《神様家族》)做好了新作的原案和企划。而就在这么一个关键时刻,たにみちNON却突发奇想的把濑户口廉也拉进来,并且把游戏剧本全权转交给这个从来没写过剧本的新人,对此,他给出的理由就是“我觉得比起请外注剧本家,还是启用自家的新人更加合算”……社长不立刻把他开了我觉得都是个奇迹。濑户口更是在日记上透露,他对美少女游戏并没有多少兴趣,在进入flyingshine之前更是没完整打过一部エロゲ,《CARNIVAL》中的工口场景甚至都是拜托たにみちNON和寿衣谷写的。就是这么一个毫无经验的写手,他甚至把原本由桑島由一设计好的轻松青春的校园恋爱剧,硬生生的写成了充满欺凌,杀人,监禁的暗黑物语。游戏一开始主角就以杀人犯的身份逃亡,直到结尾依然无法得到救赎(这里提一点,flyingshine走的是自社专心制作,作品交给其他公司销售的策略,而网络上显示《CARNIVAL》的制作公司为S.M.L却是个很粗心的错误)。

濑户口廉也

swan Song,字面译做天鹅之歌,传说天鹅会在临死之前会发出它这一生当中最凄美的哀歌,也许是因为它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所以要把握这最后的时光,将它最美好的一面毫不保留地表现出来。《Swan Song》,这就是濑户口廉也的第二部作品,游戏的企划、剧本以及演出全部由濑户口一个人负责,这种极为自由的方式也使得他的文人气息爆发,诞生了一部足以铭刻在エロゲ史上的作品。

濑户口廉也

在《Swan Song》中不存在任何立绘,取而代之的是配合场景显示人物头像和画面分镜,文字也是类似漫画中的对白一样出现在不同的位置。而且濑户口通过对cut-in(画幕)的使用,让诸多尺幅不大的特写镜头随着剧情的发展插入画面之中,搭建出了一种舞台剧的效果。故事的剧情是这样的:圣诞前夕,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造访日本,导致城市的机能完全瘫痪,留下一群幸存者在这仿如灾难片中上映的场景中挣扎求生。濑户口廉也精致的描写着人类的脆弱,直面潜藏在人内心的丑恶,把人生的绝望描绘的栩栩如生。不过《SWAN SONG》和《CARNIVAL》一样,卖的都很差,虽然口碑一致很好,但是在这个商品经济时代,赚不到钱的才华也就是没用的东西,濑户口抱有这么大心思的作品依旧没有给他足够的回报,也使得濑户口谋生了离业界而去的想法。不过由于之前在flyineshine工作时和制作音乐的bamboo(音乐团队Milktub的创始人)相识,在他的盛情邀请之下,濑户口便来到Overdrive和bamboo合作完成了他作为剧本家最后的一部作品《キラ☆キラ》。2008年2月,濑户口在博客上宣布自己退出galgame界,并且不久以后就把博客关闭。

蝶翼中的梦境——唐边叶介
濑户口廉也这个充满狂气的剧本家在业界待了短短不到五年,留下三部振聋发聩的作品就匆匆离开,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虽然世间对他的评价很高,但是对于业界来说他却是个疫病神,生与死,恶与善,这些虽让是人类孜孜不倦求索不止的永恒命题,但是对于如今茶余饭后打开电脑求个避世的御宅来说,却实在不是什么招人待见话题。他本人也认为自己并不适合写エロゲ,不管什么样欢乐的题材在他的笔下都会变成无尽的内省,而且这种对人生的思考从小时候就根植在他的骨髓之中,他也并不打算去写那些迎合读者的东西。退出エロゲ业界之后两年,他便顶着唐边叶介的笔名在小说界出道。

作者:叶佳桐
链接:
www.zhihu.com/question/27225725/answer/35836569
来源:知乎

ps:大佬写的很详细。于是直接转载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