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羽海野千花

羽海野千花


播歌请手动 ↑

原文地址
那年富士电视台的倒A档(noitaminA,意味“颠倒动画的常识”)正式开播。首发动画名为《蜂蜜与四叶草》。无论是日本还是天朝,在《机动战士高达SEED DESTINY》和带动GALGAME改动画风潮的《AIR》的交相辉映下,这部作品并没有成为最热门的那一档。为了防止记忆出现偏差,笔者特意把老杂志翻出来,去看了看2005年《动感新势力》的年度排行榜TOP10,果不其然是火影死神网王军曹舞HIME和翼年代记的霸榜。其后多年,《蜂蜜与四叶草》在动画宅的评价中甚至一度被划到了“冷门”的范畴里。不过若我们此刻再去翻翻榜单,会惊讶的发现,经过岁月的洗礼。本片在Bangumi 2005年日本动画排名第二,仅次于《虫师》。豆瓣日本动画分类拿到总榜第三,只差《千与千寻》和《龙猫》0.1分。
羽海野千花
在漫画界,羽海野千花也是一位这样低调神秘的漫画家。我们知道她的生日是8月30日,知道她出生于东京市足立区,知道她曾就读于东京都立工艺高中。却不知道笔触细腻,总是能精准抓住角色最细微的心理变化的她究竟年方几何。在谈及从业经历时。羽海野千花也总是遗憾地表示“成为漫画家的时间和别人比起来真的太晚了。”

把笔者能搜集到的线索拼接起来。会发现羽海野千花不是一个早慧的作者。东京都立工艺高中是类似天朝职校的存在。学生在里面学习到的是贴近社会的就业技能。羽海野千花在毕业后便是去了三丽鸥(HelloKitty就是它家的品牌)做基础设计工作。从种种蛛丝马迹分析,这份工作她做的并不开心。在与《放浪息子》的作者志村贵子的对谈中。羽海野千花自承对《蜂蜜与四叶草》中花本叶久美的人物塑造,有着自己的生活经验——不能融入社会生活。在三丽鸥这种大企业里,这种特质即使不致命,也绝对不会让她舒适。无怪乎她在一边就职一边参加Comiket的同人活动时总是孤身一人。还曾因为发现自己一个朋友都没有,而在回家的路上默默哭泣过。

羽海野千花

羽海野千花的画风充满了强烈的个人风格。第一次看她的漫画的读者都会有不适应那完全不同于主流的画风的阶段。她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故而除了上学时曾投稿上刊之外,并没有对成为漫画家奢望太多。能顺利连载还是源于接设计工作时偶然被《CUTiE Comic》的编辑看到了草稿。作为一本主打“时尚感”的杂志,《CUTiE Comic》对于画风的接受度要远大于一般漫画杂志。于是在2000年6月,还很青涩的《蜂蜜与四叶草》开始了最初的旅程。

那么,此时羽海野千花到底几岁呢?网络上有她95年出道的说法。若是这个时间点对应的是她上学时的那次上刊的话。再考虑进她在三丽鸥就职了三年。2000年的羽海野千花大概是在21-23岁之间。这个推测也符合近期她在访谈中的发言: “说到年龄,现在我画的作品主角(16-18岁),他们的年龄基本都是自己孩子那一辈的,仔细想想心情也挺复杂的。”

20岁出道在日本漫画界算晚吗?其实也不算多晚。我们熟悉的尾田荣一郎、岸本齐史和久保带人尽管不满20岁时就踏入业界。真正拿出连载作品也要等到20岁之后。画风非主流如谏山创还要更艰难一些,若不是被讲谈社相中恐怕会一直蹉跎下去。

在笔者看来,羽海野千花所言的“太晚了”。大概不是指出道,而是指成为真正的“漫画家”。相比上面的作者在连载的一两年内就能成为所在杂志的台柱,并且收获大量认可。《蜂蜜与四叶草》经历的路程就坎坷的多。在宝岛社的《CUTiE Comic》上连载了14话后,杂志咔嚓一下被宝岛社停刊了。羽海野千花只得先后迁移到集英社的女性向漫画杂志《YOUNG YOU》和《Chours》上继续连载(因为《YOUNG YOU》后来也被停掉了)。频繁更换刊载杂志对作品人气产生了影响。早在2003年,本作就获得了27届讲谈社漫画赏少女部门的最佳作品奖(这个奖的含金量很高,漫画荒的同学不妨拿历年获奖名单作为选择依据)。但真正人气暴涨还要等到2005年借着倒A档开播的东风进行的动画化。
现在回头看,获得了日本文部省文化厅媒体艺术祭动画部门推荐作品(这个奖项也可以视为每年官方的看片指南了ww)的本作可谓J.C.STAFF的全力一击。监督是JC御用笠井贤一和后来成为名监督的长井龙雪。系列构成黑田洋介亲自操刀。音乐上林有三和菅野洋子坐镇。CV则可以看到还未成名时的卡米亚、杉田组长、高桥美佳子和工藤晴香。

在动画的拉动下,《蜂蜜与四叶草》的漫画销量突破了800万部。大概到这时,羽海野千花才认为自己成为了真正的“漫画家”吧。

羽海野千花的作品风格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暖”。2003年,她给《COMIC CUE》的“每位漫画家选一种哆啦A梦的道具进行脑洞。”的特辑画过这样一个故事:故事的男主角有着人类的相貌,生活在一个贫瘠的狗星球。每天醒来前,在梦里看到的都是灰蒙蒙的天空。男主角用书本上的知识帮助狗星人改善了艰苦的生活,村民们明白男主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攒钱送男主去了宇宙大学。男主在宇宙大学里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同族:人类。

看到这里,大部分的读者包括笔者,都认为这部漫画中关于哆啦A梦的梗是狗星球。然而在故事结尾时,随着主角学会了人类的文字,他发现梦中的灰色天空原来是由文字组成的。那是父母留给他的信——主角还是个婴儿时,和父母一起遭遇了太空船失事。在父母把自己放进了唯一一个宇宙胶囊前。他们喂主角吃下了写有信的记忆面包。作为放在宇宙里的,对主角的爱。

从这个小故事就能看出,尽管是在少女漫画杂志上进行连载。羽海野千花“暖”的场地却不是爱情,而是“家”。《蜂蜜与四叶草》里真山巧对理花的全力追逐,是建立在“组建家庭”的基础上。小久最终放弃森田和竹本选择修司,取的也是一个“陪伴”。《三月的狮子》中川本三姐妹对桐山零的吸引,主要也是来自温馨的川本家。

不过,在同题材的阐述上。羽海野千花的“家”和另一部我们耳熟能详的亲情作《CLANNAD》还不太一样。对于冈崎朋也来说,古河家洋溢的家人之间的温暖是他所希求的。“建立亲密的关系,摆脱灰暗的小镇”是麻枝准创作的出发点,作品的重点还是落在“羁绊的建立及表现”上。羽海野千花的出发点则是“一个有家的温暖的地方”。被众人当做聚集地的花本修司的办公室是这样的地方,真山、竹本、森田居住的破破烂烂的公寓是这样的地方。有三姐妹和萌喵的川本家自然更是这种地方。进入这个空间的角色们在最初,以及故事的绝大部分时间中,恐怕并没有抱持着明确的目的。只是因为喜欢舒适的感觉而待在这里。当他们随着时光的流淌发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故事自然而然来到了终局。作品的重点不是建立羁绊的过程,也不是拥有羁绊后如何,而是角色们从迷惘到发现他们之间的羁绊/他们应该建立羁绊的那一刻。

大概在羽海野千花的认识里。只要双方都发现了这一点。那么后面的事情还有什么困难的呢?

从“家”到“暖”。羽海野千花用来连接两者的是“真”。虽说漫画作者在现实中取景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像她这样疯狂取景的作者也是少见。《三月的狮子》现实参考舞台在镰仓,羽海野千花为了取景经常往返于东京工作室和镰仓之间,甚至在路上花费几小时就为了跑过去拍几张照片。为了营造出角色的真实感,她还特意借用了一套公寓,作为主角桐山零那个空荡荡的住所原型。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动画下集预告里出现的实景摄影都是作品中已有的场景,相当于官方的圣地巡礼。这也是得益于羽海野千花6万张照片的积累,让制作组毫无压力就能定位到这些地点进行拍摄。